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

【金融头条】评级遭拷问:占比创新高 违约率攀升 AAA级何以成为行业笑话?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admin 时间:2020-09-06
导读: 2020年以来,在新发债券中,信用债发行主体呈现向AAA评级集中的趋势愈发明显。一场优资质发行人的盛宴正在债市“上演”。很明显,债券评级符号的中枢正在全面上

【金融头条】评级遭拷问:占比创新高 违约率攀升 AAA级何以成为行业笑话?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 65.38%!2020年以来,在新发债券中,信用债发行主体呈现向AAA评级集中的趋势愈发明显。一场优资质发行人的盛宴正在债市“上演”!

根据Wind数据,截至9月4日,新发债券获得AAA评级规模占比为65.38%,AA+评级占比为13.68%,AA评级占比为8.74%。这一数据在过去3年间逐渐增加,而2016-2017年全年AAA评级占比仅在50%左右。

此外,据经济观察报记者统计,2020年以来,债市存量的债券中评级由AA+上调至AAA评级的数量为484只,接近去年全年水平;AA上调至AA+的债券数量已超过去年全年水平!2019年全年度由AA+上调至AAA评级的数量为487只,AA上调至AA+的债券数量仅为255只,远低于今年截止9月份调高评级债券数量的290只。

很明显,债券评级符号的中枢正在全面上调,有债券投资者打趣称:“AAA评级不够用了,低评级债券也正逐渐丧失了债市的融资功能。”

对于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9月2日,中证鹏元研究发展部研发高级董事袁荃荃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是从新发的角度,还是从存量的角度,高评级主体在信用债市场中的占比都呈现持续走高的态势,相反,低评级主体的占比则持续降低。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一是,发债融资虽然并不专属于高评级主体,但实际上要想顺利实现发债融资,确实要求较高的主体信用资质,投资者会“用脚投票”。

9月2日,东方金诚技术委员会主任俞春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今年上半年,信用债融资明显加速下分化态势依旧。分化主要体现在发行仍高度集中于优质主体。尽管上半年政策利好也在向低等级主体外溢,低等级债券发行亦较大幅度放量。

伴随着债市投资者对于高等级债的青睐度与日递增,低评级主体获得债市的融资机会越来越低,若长此以往,不禁令债市参与者发问:“债市融资只为高等级发行人服务?”这一答案显然是“否”。 同时,高等级债的违约率却也在不断攀升。而这一现象的加剧也给债市参与者留下了更多的警惕思考意义。

而正在上演“冰与火之歌”的信用债一级市场,发行主体资质中枢的抬升既是市场偏好使然,也不乏评级符号“虚高”之作祟。推进债券市场对外放开之际,其制度建设亦亟待与国际接轨,市场评级也需“降温”。

优资质发行人的盛宴

2020年以来,信用债发行呈现向AAA级集中趋势的背后,信用债一级市场发行演绎了一场“冰与火之歌”。

一方面,AAA评级主体愈发增多,也愈受到投资者的青睐。东方金诚披露数据显示,上半年,从发行占比来看,信用债发行仍然高度集中于优质主体,发行主体资质下沉并不明显。上半年AAA级和AA+级主体信用债发行占比分别为66.7%和19.3%,略低于去年同期的66.8%和20.1%;AA级主体发行占比为12.7%,略高于去年同期的11.9%。

另一方面,与此相反,高等级债占比增多的同时,低评级发债占比份额逐渐降低。

拉长来看,9月2日,根据远东资信统计,从2016年以来历年发行的公司债发行时评级分布来看,AA+(含)以上高评级债券发行量比重逐步提升,尤其2018年呈现跨越式增长,从2017年的64.60%升至84.44%,主要是AAA公司债占比从43.38%上涨至62.69%,其次AA+公司债从21.22%微增至21.75%;AA公司债占比变化相反,从2017年的35.28%暴跌至2018年的15.56%。

这意味着,不仅2020年,近4年来,债券发行市场中评级符号中枢在逐渐抬高,获得低评级发债的主体发债压力越来越大。

对此,远东资信研究部简尚波表示,一是受违约形势影响。2018年以来公司债违约加剧常态化,投资者避险情绪升温,市场愈发青睐AAA信用债和利率债,市场需求带动高评级债券市场增长。二是评级市场和监管环境。市场避险情绪升温同时,高评级门槛诱导叠加发行人付费为主的评级服务收费模式、发行人降低融资成本的需求、评级行业部分程度存在级别竞争压力等多重因素综合影响下,AAA级公司债占比显著增加。

俞春江对记者也表示,低等级主体发行占比走低的主要原因在于,投资者因担心“踩雷”,对低等级债券存在一定规避情绪。2018年债券“违约潮”之后,信用债违约渐成常态化,且违约高度集中于弱资质民企。这一方面使得市场上存量可发债民企数量不断减少,另一方面也导致投资者风险偏好下降,加之国内债市投资者保护和违约处置机制尚在不断完善中,整体看违约债券回收率(违约处置后的回售比例)仍然偏低,因此,投资者对违约风险较高的低等级债券态度较为谨慎。

作为债市买方的人士,9月4日,新华基金(博客,微博)固定收益研究部总监曹巍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资管新规后信用分化的现象就越来越明显了。按国外的经验,资质较优主体在债市获得更便宜的融资是很正常的选择,无论靠信贷还是发债,他们都可以根据自己的财务安排自由选择,可得性不是问题。

曹巍浩称,对于资质较弱的主体,债市融资的成本不一定低,还是选择在债市发行,应该是一个综合考虑后的结果。近年来信用事件比较多,对投资人的保护也不能说很充分,所以机构需求会更偏好中高等级和偏政府资质的主体,可以说是市场需求的偏好,决定了新债发行中高等级占比高的结构。

低评级主体的困境

一方面,高等级主体在分享债市盛宴的同时,低等级主体在债市寻求融资的正陷入困境。

袁荃荃对记者直言:“低评级主体正在丧失债市融资功能”是债券圈人士的一个很直观的感受。”而一般低等级债以弱资质民企为主。

记者根据Wind统计,上半年信用债发行大幅放量,其中3、4月份融资环境宽松、发行利率下降,带动单月供给创历史高点。2020年上半年,信用债发行量合计6.34万亿,同比增长48.6%,净融资额达到3.02万亿,是去年上半年的2.85倍。

在信用债发行放量的背景下,2020年3月起,民企净融资额转正为514.29亿元,4月份达到峰值618.22亿元,5、6月份民企净融资额开始降低;7月份民企净融资额转为负值为-113.87亿元。而整个2019年全年信用债市场民企净融资额为-2300.58亿元。

显然,民企的债市融资环境并未明显得到改善。据东方金诚披露,从发行占比来看,上半年民企债占全部信用债发行量的比重仅为4.5%,相较2017年之前10%-20%的占比明显偏低。而且,上半年 AA级主体发行占比为12.7%,其中城投债占比仍接近七成。今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显著加大,基建稳增长重要性提升,城投融资格局延续改善。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0-2019. ooow.com. 讯息网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12706号 鲁公网安备37068102000259号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技术支持讯息传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