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

司法保障之下AMC迎违约债处置机遇 设立证券业AMC呼声再起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admin 时间:2020-07-31
导读: 7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关于审理债券纠纷相关案件的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纪要》”),针对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风险防范化解中遇到的司法实践问题进行

本报记者 李慧敏北京报道

7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关于审理债券纠纷相关案件的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纪要》”),针对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风险防范化解中遇到的司法实践问题进行了系统性规范。这是最高人民法院首部债券领域的司法文件。专业人士表示,就债券整体而言,《纪要》的出台,有助于违约债券处置效率的相应提升。

专业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违约债市场是一个足够大的“蛋糕”,《纪要》的出台给AMC介入违约债市场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切入点。包括AMC在内的市场各方,对违约债市场早已觊觎良久,但是限于制度机制和保障措施以及司法层面的一些制约,无法全力投入。

与此同时,继“两会”期间提出《关于设立证券行业不良资产处置机构有效化解债券违约风险的建议》议案之后,湖北证监局局长李秉恒再度强调,目前中国证券行业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缺位,呼吁设立证券行业AMC,以推动证券不良资产处置生态建设。

《纪要》促违约债券处置效率提升

司法层面的基础设施的保障之下,债券违约处置可望提速。

《中国经营报》此前对上海合晟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晟资产”)对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提起诉讼一事给予了重点关注。7月21日,在《纪要》发布后的第六天,包括毕马威一案在内的合晟资产及其所顾问的产品管理人的4个案件皆已顺利受理立案。

“《纪要》发布后,切身明显感受到法院对于此类案件的受理效率大大提高,后续我们还将针对另一只债券的虚假陈述,一并向发行人和主承销商提起诉讼进行索赔,相信在债券《纪要》的影响下,法院的立案和审理效率也会有效地提高。”汇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符标表示。

司法是债券违约处置的最后一道防线,《纪要》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之一即为,通过畅通司法救济的途径,来达到化解债券违约和风险处置“堰塞湖”效应的目的。“这条路原来走不通,没有集中起诉的路径、受托管理人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法院没有审理的依据态度不明确。”北京天同律师事务所顾问何海锋表示。

上海通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培明表示,《纪要》采取受托管理人起诉为主,债券持有人单独起诉为补充的原则,且在没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由发行人住所地法院管辖债券违约纠纷案件,可以将此前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债券持有人单独起诉案件尽可能“集中”,从而实现节约司法资源、提升案件审理效率、统一裁判尺度的目的。

符标表示,《纪要》同时明确了中介服务机构的责任认定问题。对于该类债券违约案件中发现存在虚假陈述问题而一并要求中介机构承担责任的案件,在《纪要》出台后法院有更明确的审理依据,也给了债券持有人更多的救济途径。

上述人士均表示,毋庸置疑,就债券整体而言,违约处置效率会有一定的提升,但由于目前《纪要》刚刚开始落地执行,具体效果还有待观察。

近两年,在内外部多重因素下,部分实体企业经营困难加重,金融领域风险压力有所增大,债券信用违约事件有所增多。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我国信用债券余额近24万亿元,其中已违约主体的存量债券约3500亿元,随着债券违约常态化,后续不良债券资产体量可能进一步增长。此外,前期股票质押融资也积累了一定风险,截至2019年底A股股票质押融资余额约2.2万亿元,其中履约保障比例低于平仓线的股票市值约5000亿元。

AMC的资本市场机遇来临

“《纪要》出台,无异于给债券市场不良资产处置打了一针‘强心剂’,这是一个具有充分想象力的‘大蛋糕’。”上海东兴投资控股发展有限公司董事章晓栋认为,债券市场稳定事关金融生态系统的稳定,《纪要》给AMC介入违约债市场提供了一个大的切入点。

“实际上包括AMC在内的市场各方,对违约债市场早已觊觎良久,但是限于制度机制和保障措施,以及司法层面的一些制约,没办法全力投入。”章晓栋表示,司法文件的出台、违约债处置效率的提高,给AMC从传统的固收业务和信贷业务,转向权益类业务和股权业务创造了条件。AMC在某些项目的承接过程中,一切问题都可以从单体的项目操作当中来进行评估和思考,也会有新的游戏规则和新的玩法。

章晓栋认为,不良债券投资可结合企业债务重组方案来看,以多维度、多元化方式来处理单一企业的债权问题,借助资源互补优势,投资机构可在未来产业内部的结构性债务调整中寻找到机会。

“资本市场的不良资产处置有其特殊性,因为涉及到上市公司,涉及到整体风险化解的概念,它需要对于整个上市公司有风险化解总体方案的考虑,把它作为一个运营主体,然后去匹配战略投资,去搞债务重组、破产重整等。”有接近监管人士表示。

“对于国有AMC这类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从业务属性来说,只要是有金融牌照的机构所形成的不良资产,都在四大国有AMC的正常业务范围内。原来做金融不良资产的风险处置,更多是在商业银行体系,在资本市场并没有大规模地参与。”某国有AMC一位匿名高管表示。

没有大规模的动作,并不等于没有动作。

一个广为人知的案例就是中国信达(01359.HK)参与的违约债处置。2018年12月24日,中国信达通过市场化、法治化的手段化解了内蒙古博源集团30亿元违约债券风险。这也是国内首单通过债券打折收购、注销登记、实质性重组等组合手段化解违约债券风险项目取得实质性进展。

以国有AMC一贯的低调作风来看,专业人士猜测,试水成功之后,肯定会有更多的案例已经或者正在操作,只不过目前尚不为人所周知罢了。

不仅国内AMC,国外大量机构也已开始布局中国违约债市场。

2020年2月17日,号称“华尔街秃鹫”的橡树资本在北京建国门外大街设立了办公室。作为全球最大的不良债务投资机构,橡树资本从2015年起就开始在中国投资不良债务,并享受着两位数的利润增速。橡树之外,黑石、摩根、瑞银等大多已经在中国公开市场债权的不良资产的业务领域开始试水,特别是最近两年各种试探性投资逐渐密集起来。

业内呼吁证券行业应设AMC

尽管市场各方雄心勃勃跃跃欲试,但有专业人士表示,目前中国证券行业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缺位,呼吁设立证券行业AMC龙头机构,以推动证券不良资产处置生态建设。

湖北证监局局长李秉恒对当前证券不良资产处置有深入研究,认为目前存在如下问题。

其一,缺乏专门的证券不良资产处置机构。我国现有的金融资产管理机构主要对接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很少开展证券业务,运用上市公司平台和资本市场工具处置资产的经验不足。近期,市场上有部分证券公司、投资机构开始有意识地开展不良证券资产业务,但仍处于起步阶段,业务规模和行业影响有限。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0-2019. ooow.com. 讯息网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12706号 鲁公网安备37068102000259号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技术支持讯息传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