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当“末代”打渔人“洗脚上岸”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admin 时间:2020-08-23
导读: 题:当“末代”打渔人“洗脚上岸” 中新社记者 王恩博 刘贤 “我们‘末代’打渔人现在要‘洗脚上岸’。

  (中国减贫故事)当“末代”打渔人“洗脚上岸”

  中新社重庆8月23日电 题:当“末代”打渔人“洗脚上岸”

  中新社记者 王恩博 刘贤

  “我们‘末代’打渔人现在要‘洗脚上岸’。”脸上挂着汗水、脚上沾着河水,来自重庆市垫江县高安镇的龙溪河清漂工李代国从小船上轻巧跃至河岸,乐呵呵地对中新社记者说。

  龙溪河是长江北岸的一级支流,该流域素有“重庆粮仓”“重庆菜园”美誉,盛产家畜、家禽、淡水鱼等肉类产品,许多沿河而居的居民自幼便练就了打渔技能。

  53岁的李代国告诉记者,自己爷爷辈就在此打渔,其本人则从11岁起跟着父亲出船。犹记得儿时的龙溪河清澈见底、鱼虾成群,打渔生活虽然辛苦,但每次出船都收获颇丰,一家人也有了稳定收入。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句俗语在龙溪河渔民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的生产生活全然离不开这条河流。

  但从1997年起,伴随城镇化加速推进,环境污染也愈加严重。龙溪河沿线修建了造纸厂、化工厂、养殖场,无序排放让河水渐渐失去原有色彩,河里的鱼虾也越来越少。

  李代国回忆,到2007、2008年,龙溪河已近似臭水沟,捕来的鱼不仅鳞片是黑的,剖开后里面也是黑的。“河水每遭到一次污染,就像人生了一场大病,几个月都难以恢复。”

  面对生病的母亲河,当地痛定思痛决心花大力气治理。一方面,通过设立清漂队、禁养区关闭养殖场、建设污水处理设施等措施,全力推动水环境治理;另一方面,严厉打击违法捕捞行为,并开展增殖放流活动,加快修复和改善龙溪河生态环境,丰富水生生物多样性。

  在此期间,2019年又传来一个重磅消息:中国决定长江流域从2020年开始实施全面禁捕。这意味着,龙溪河两岸渔民必须放弃世代传承的打渔技艺另谋出路。

  在河畔生活了近50年的渔民刘友军坦言,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心中很不是滋味,但望着面前流淌的河水,看着河道上忙碌清漂的工人,他顿时释然了,“龙溪河如母亲一样哺育着一代又一代垫江人,如今她病了,我们更应该把母亲的病彻底治愈,还子孙后代一个绿水青山。”

  据统计,2019年以来,垫江县共关闭禁养区畜禽养殖场19家,治理畜禽养殖场305家,整治畜禽屠宰场17家;关停龙溪河拦河养鱼,取缔水库投肥养鱼100个。今年1月1日起,重庆市水生生物保护区以及主城区相关水域已实行全面禁捕。截至目前,该市累计退捕渔船3403艘,4643艘渔船已签订退捕协议;已退捕渔民4404人,占全部涉及渔民的42.54%。

  但“洗脚上岸”后渔民的生计如何解决,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重庆的办法之一,是让他们从打渔人变身护渔人。

  如今,李代国、刘友军都拆除了住家船和生产船,同当地许多“末代”打渔人一样成为巡河队成员,风雨无阻地管护水生资源。退捕转产后过着领工资的生活,虽然收入比打渔时少,他们却表示非常理解:保护水生生物多样性,维护生态平衡,是有利于子孙后辈的大好事,必须无条件支持。

  在各方不懈努力下,如今龙溪河重回清澈,断面水质稳定在Ⅲ类。走在河边,人们甚至可以看见水中游走的鱼儿、青蛙,河岸边还有觅食的白鹭,两岸也栽种了更多绿植树木。这条母亲河,正逐渐恢复她应有的模样。(完)

【编辑:张燕玲】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0-2020. ooow.com. 讯息网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12706号 鲁公网安备37068102000259号
版权声明:网站内容采用信息聚合类技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技术支持讯息传媒
Top